卷毛鼬存

若逢满月当空

 只是随笔, 不喜轻喷
荒做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听着一目连给高三学生讲理综,心里暗暗佩服他都大二了,高考的知识点还能记得清清楚楚,荒他自己遇到物理学史什么法拉第什么卡文迪什一般是选择蒙蒙猜猜法的。
  一目连把这些记得清清楚楚,此刻他正把这些物理学家的名字一一写到黑板上,抬起手臂写板书时,宽大衣服下纤细的腰肢的线条便会显露出来,荒就像一目连正讲的巴普洛夫实验中的狗一样,看到他的腰肢想到了一目连的柔韧性十分不错,他们在床上翻云覆雨时摇起来很是色气…
  变态
  荒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一目连在上课时解答学生问题时是笑着的,戴着眼镜时他笑起来很斯文,或者说不仅仅是斯文,是温和,祖母绿的眼睛,笑起来漾着柔和的光,君子如玉这个词挺适合他的。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今晚有蓝月亮,大家记得要看啊。”
  看什么月亮啊,荒心道长月亮为什么不想太阳?都四天没有…撇开这个,荒觉得什么都没有一目连好看。
   一目连要去海边看月亮,说空旷,看起来更廖阔一些,到了海边二人就都有点后悔,海风是刺骨的,从衣领灌进去,战栗不止。
  “好冷啊”一目连抖得像筛糠一样,荒抱了抱他,感觉效果不大,两个人还是冷,荒解开了风衣,把一目连裹进了风衣里。
  “嗯!暖和多了,好方法!”
  一目连把头埋进了荒的胸膛,鼻腔中充斥着淡淡的烟草的苦味,还有丝丝未被驱逐的寒气,荒紧紧地抱住了他,仿佛要把一目连融入自己的身体
  “荒。”
  一目连轻轻唤了声他的名字,很轻很轻,可以随着潮汐涨落,可以藏在今晚的月色中以假乱真,荒看着映在如绿宝石般漂亮的瞳孔中的自己,觉得如果自己不拥吻怀中的爱人,真是对不起今晚的月色。
  “今晚的月亮真美啊。”
  一目连笑了,轻声道“老套。”
  “这可不是套话。”
END
——纪念152年一次的蓝月亮

“您说暴政不能带来盛世,可您死于叛乱”
“那些人们不会感激你的”
“我的王啊,我希望您下辈子做一个坏人,自在些,潇洒些,耀眼地接受所有人的仰慕。”

【轻喷】

脑洞

“我们应该去俄刻阿诺斯,是的,世界尽头的那片海。在最高的灯塔上点起蜡烛,去眺望世界尽头的死寂,侧耳倾听着远方渺茫的圣歌,正赞颂着我所不知道的灵魂”


《饕餮》
渣文,轻喷
  “晴明大人唤我有何事?”青行灯微笑地看着一桌刚刚熄灭的蜡烛,绕有兴趣地问道。
  晴明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长长叹出一口气“打扰了,有事求于你。”
  “能为难住您的?”青行灯幽兰的眸子含满了笑“愿闻其详。”

“平安京近日因为一件事闹的很不安宁,一位足不出户的贵族家的小姐离奇地死于房中,全身多处割伤,身子未破,财物也半分未少,人人都怀疑是妖怪做的,我前几日去了现场,并未有妖的气息,平安京内人却找不到其他解释,我想你掌管怪谈,可否告知一二?”
  青行灯眼眸微阖“我虽掌管怪谈,却是有规矩的,不可轻易透露。”忽而抬眸“但可以给您个提示。”
  晴明松了一口气,“十分感谢”
  青行灯微笑着摆了摆手“所有怪谈大概都会归结到罪恶上,这世间的罪恶总的来说大概有七宗”
  “给您三次机会,从中得到答案吧。一,我看到了家中一位常年漂泊在外的男性。”
   “嫉妒?”因为将自己的漂泊辛苦和妹妹的幸福生活对比从而产生了嫉妒?
  “二,您说的那位少女微胖”
  “怠惰?”晴明开始焦虑不安,这实在没有太多价值。
  青行灯依旧没有认同,继续微笑地说道
  “多处割伤啊大人”
  肉欲?不对。。。。
   割伤,少女,少女的细嫩的肌肤,微胖,漂泊,游历。
  恍然大悟
   原来
  他的哥哥是那么,那么的饥饿啊。